永利澳门游戏网址304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吉隆坡10日讯)民主行动党全国宣传秘书潘俭伟表示,随着《华尔街日报》作出最新的爆料後,一个马来西亚发展公司(1MDB)有需要和盘托出由阿布扎比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所安排和担保的35亿美元债券去向。

他说,《华尔街日报》已再次提出源自一马公司的另一个数十亿令吉的款额,究竟何去何从了的疑问。

“当一马公司在2012年5月和10月发行两张分别总值为17亿5千万美元的债券时,有关贷款是由阿布扎比的主权财富基金即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作出奇怪的担保。”

“作为条件,它在一马公司2013年和2014年的财务报表内志明40%或14亿美元的借贷收益,已被保留作为上述担保的一个‘可退还按金’的抵押金,同时允许IPIC有权收购一马公司电力资产的49%股权。”

然而,这14亿美元并没有出现在IPIC截至2013年和2014年12月31日的财务报表内,它是由安永会计师事务所进行审计。

- Advertisement -

潘俭伟也是八打灵再也北区国会议员,他今日在文告中提到,虽然在一马公司的账目里,这笔14亿美元或45亿令吉的款额已被归类为“其他应收款额丶按金和预付款项”的一个非流动资产,但在IPIC的账簿里并没有相应的总额或分类有出现在当前或非流动的资产内。

“事情的真相是,IPIC在其账目内并没有透露它已提供35亿美元的担保予一马公司。他们说:‘公司从持续性的担保和从支持一马公司中获益,并确保其集团的权利(选项协议),以向一马公司的两家子公司以一个固定的价格收购高达49%的股权’。”

- Advertisement -

然而,潘俭伟表示,令人感到奇怪的是,它没有提及任何有关这笔14亿美元抵押金,已否存入IPIC或其任何的附属公司。

他认为,即便这笔14亿美元的款额确实已有转移到IPIC或其持有98%股权的子公司即阿尔巴投资PJS,既存的问题是这笔属于一马公司但已消失了的钱在哪里,因为它并没有显示在IPIC的财务表报内。

他也呼吁全国总警长丹斯里卡立,即刻下令针对《华尔街日报》指这笔14亿美元巨款消失的报道展开调查,以确保那些可能已经挪用资金或抵触刑事违反信任的人士被绳之以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