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澳门游戏网址304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
砂拉越报告主编克莱尔。

《砂拉越报告》出示疑似由伊斯兰党支付该媒体主编克莱尔代表律师的银行支票,佐证伊党确实支付142万令吉以寻求庭外和解。

据了解,此举是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阿旺为了避免在英国法庭发表自相矛盾声明,而被判罪成,所以选择庭外和解,以免最终被逼要支付堂费。

就在人民公正党主席拿督斯里安华与伊党总秘书拿督达基尤丁,对哈迪阿旺支付142万令吉予克莱尔事件争论不休的当儿,克莱尔于周四晚在《砂拉越报告》刊登一则“是时候向大众揭露伊党支付款项予《砂拉越报告》”的声明报道,并张贴数个文件,包括一张伊斯兰银行支票、保密协议、英国高庭庭令及一封要求马来亚银行转账的信函,做为佐证。

声明指出,双方是在今年1月24日达致庭外和解,和解条件是哈迪阿旺会支付给克莱尔一笔142万2980令吉的款项,以撤回该党起诉她的赔偿金。

不过,克莱尔说,双方在达致和解后,伊党却不断扭曲和解内容,甚至还泄漏保密条款,令她感到相当不满。

- Advertisement -

“伊党主席哈迪阿旺不应该与伊党成员讨论付款细节,(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代表哈迪的论述,已经是公然违反保密条款,这令人感到震惊。再说,达基尤丁的论述并不属实,且误导了马来西亚人民。”

“哈迪阿旺确实付款,因此达基尤丁指伊党及哈迪阿旺没有支付《砂拉越报告》任何一分钱的论述并非事实。”

《砂拉越报告》出示疑似由伊斯兰党支付给克莱尔代表律师142万令吉的银行支票。
《砂拉越报告》出示疑似由伊斯兰党支付给克莱尔代表律师142万令吉的银行支票。

根据该网站,克莱尔的代表律师阿美利接收一张从伊斯兰银行发出的142万2980令吉的支票,惟网站公开的文件,支票上的签名已被打上马赛克。

克莱尔指出,基于哈迪阿旺已经付款,因此伦敦法庭并未要求任何一方承担庭费。

她强调,只有在哈迪阿旺同意承担《砂拉越报告》的法律费用下,《砂拉越报告》才同意庭外和解。

克莱尔也强调,伊党初时打算支付现金,不过在《砂拉越报告》的代表律师拒绝下,最后才以今年1月31日的预期支票( post-dated cheque )方式支付。

“这张支票由《砂拉越报告》吉隆坡律师托管,作为哈迪阿旺撤销英国诉讼赔偿。”

“《砂拉越报告》有权不再保密,以便向受到误导的马来西亚人告知真相。”

“没有任何文件显示,《砂拉越报告》不获得赔款。反之,我们有书面证据,证明哈迪阿旺代理人付款,以让他撤销诉讼。”

《砂拉越报告》刊登一则“是时候向大众揭露伊党支付款项予《砂拉越报告》”的声明报道,证伊党确实支付142万令吉以寻求庭外和解。
《砂拉越报告》刊登一则“是时候向大众揭露伊党支付款项予《砂拉越报告》”的声明报道,证伊党确实支付142万令吉以寻求庭外和解。

张贴银行信函 “安华所掌握证据”

克莱尔也张贴一封予马来亚银行的信函,以便让她的代表律师能够将伊党赔偿的款项汇款至其英国巴克莱银行的户头。

这封信函是在今年的2月19日由克莱尔发出予马来亚银行经理,克莱尔指示其代表律师阿美利代她汇款26万英镑至她英国的巴克莱银行户头。

克莱尔解释,由于受限于我国的《2001年反洗黑钱法令》,她必须向马来亚银行解释这笔26万英镑的由来。

她也表示,公正党主席安华声称所掌握到的证据,也就是这封由她发出的信函。

指达基尤丁图欺骗民众

达基尤丁补选前夕欲召开记者会展示“证据”,克莱尔:“他想欺骗(士毛月)选民和公众。”

周四,达基尤丁与安华隔空骂战,达基尤丁更表明要召开记者会反驳安华。然而,看在克莱尔眼里,这只是一场政治秀,只为欺骗选民和公众。

克莱尔指出,她非常不满伊党领袖一再否认曾经向她发出款项,更怒斥伊党总秘书达基尤丁在误导马来西亚人民。

“他(达基尤丁)不但没有遵守条规不能谈论,还声称哈迪阿旺或伊党没有支付任何费用。”

她说,达基尤丁声称要召开记者会来反驳安华的举动,已经违反庭外和解方案的保密条款。

“这意味,身为党主要发言人及哈迪诉讼代表的达基尤丁,已经公开讨论保密和解条款细节。他扭曲及暗示《砂拉越报告》没获得赔款,但《砂拉越报告》确实获得140万令吉的律师费。”

“哈迪阿旺不该与伊党党员讨论和解费细节。达基尤丁代表哈迪阿旺发言,公然违背保密协议,令人震惊的是,他的发言有误。”

- Advertisement -

她指出,基于伊党违反保密条款在先,因此她才会撰文道出事实,以便让全马人民了解事情的真伪。

克莱尔认为,由于适逢马来西亚正在进行补选期间(士毛月州议席补选),因此达基尤丁才会表明要召开记者会并出示“证据”,然而这实际上是欺骗选民和公众。

“我想达基尤丁正在试图利用各种理由,来推迟这场记者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