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澳门游戏网址304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董恪宁

大马的特色,处处讲究政治正确,凡事都要显见国人共同的参与。网络因此调侃,眼下既有了哈兹自称演出之影像,本土政治A片也就涵盖了这个国家三大族群:印裔、华人、马来同胞,大家皆各有一套经典的代表作了。

话虽如此,可惜,专业人士真情主演的国产的政治A片,其实一点都不好看。不论是国大党的维贞兰,马华的蔡细历医生,还是公正党之哈兹阿兹,都没有办法凭此提名年度的最佳新人大奖。

犹糟的是,事后的录音,剧本的对白,各有说辞,七嘴八舌,乃至连累音响,听不清楚。回顾这位原产业副部长山苏依斯干达的高级机要秘书哈兹阿兹(Haziq Aziz)前在脸书的独白,当能有所体会:“我是哈兹阿兹,谨此宣誓,我乃是昨日疯传影片,与(部长)X君共处的人。这支影片为未经我同意下拍摄,事发在山打根补选期间的5月11日,(确实地点是部长入住的)福朋酒店(Four Points)客房里。”

听到这里,举国哗然。但是,被套入框内的某某部长,高调否认一切,准备借助法律起诉;随后开腔谈起自己与另一男主角哈兹阿兹的男男关系,也只是轻写淡描地形容:虽然认识,关系疏远,实不密切。

- Advertisement -

是吗?《光华日报》随后援引哈兹脸书之贴文,不但指控对方私下癖好收藏性爱之录影,而且自三年前起,两人曾在南中国海两岸三个城市,先后陆陆续续温存了四次之多:

“3年前,第一次是入住砂拉越古晋大洲酒店(Grand Continental)开房。第二次则是于去年(2018)的10月,适逢党选期间,古晋地铂尔曼大酒店(Pullman Hotel)。”

“今年(2019年)3月,当时你贵为侍从部长之身份,陪同官访大马的汶莱苏丹,吉隆坡君悦酒店(Grand Hyatt Hotel)里,我们又来一次。第四次,便是上个(5)月在沙巴山打根福朋酒店(Four Points Hotel)。”

如果所提这些,乃是证据确凿;耐人寻味之处,显然也就在这里。那么,头三回的关系,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为何哈兹当时没有字言片语,而是继续如此这般?最终到了第四回合,哈兹为何转身,急速地180度改变了他的想法?

虚虚实实,《透视大马》报道,经济部长的政治秘书希尔曼随后透露,事发之后,他曾在布城一家餐厅与哈兹阿兹会面,提及疯传之短片,哈兹阿兹当时坦承,那是偷梁换柱之作。

是耶,非耶,扑朔迷离,由此可见,自不待言。A片有了,但是,出场的男主角,一个说是我,另一个则彻底也不认。现在不在场的外人反倒开口,说三道四;难道大家所见的一切,不过是通过Deepfake的技术造假之作?

- Advertisement -

Wiki上说,借用AI人工智能假造的色情视频,早在2017年已经出街。欧美不少的名人和明星,因此纷纷躺着中招。美国的个别州属特此制定了身份窃贼(identity theft)之罪状。

但是,相对科技的一日千里,律法往往慢了半拍。开放软件之中,如今也推出不少类似的程序,方便移花接木,装神弄鬼:DeepFaceLab, FaceSwap和 myFakeApp ,都是。

如果问心无愧,也许不妨请出专家,通过远程现场演绎范如何假作视频,或许可以反证一切;也让大家领教,眼睛所见,不一定是真人演出。否则,找人为自己量身制作床外的视频,示范Deepfake的功夫,自能辨出是真是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