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利澳门游戏网址304 >国际 >Kwong Wah >

Kwong Wah

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成为首名投票的党员,他也是行动党全国中委。
升旗山国会议员再里尔成为首名投票的党员,他也是行动党全国中委。
沈志强(右)恭贺胡佑强当选槟社青团新任团长。
沈志强(右)恭贺胡佑强当选槟社青团新任团长。
槟社青团新届理事合照,坐者左起为王育璇、芬迪、王蔓莹、胡佑强、克里斯南、黄顺安和陈劲达。
槟社青团新届理事合照,坐者左起为王育璇、芬迪、王蔓莹、胡佑强、克里斯南、黄顺安和陈劲达。

(槟城5日讯)由胡佑强领军的“突破派”一面倒在槟社青团改选中胜出,以沈志强为首的“议员派”人马全军覆没。

原任组织秘书胡佑强在周六下午的改选中胜选,成为槟社青团新任团长。胡佑强以58张得票击败获票27张的大山脚国会议员沈志强。改选前,“突破派”硬碰“议员派”,最终以一面倒姿态胜出。

克里斯南出任署理

原任财政克里斯南(哥巴)以56张得票胜出,出任新届署理团长职。他击败原要捍卫署理团长一职的槟岛市议员李俊杰。

芬迪和王蔓莹 高票当选副团长

- Advertisement -

“突破派”的2名副团长人选也以高选票姿态当选,即当选的芬迪和王蔓莹分别以54张和48张的票,击败“议员派”的沙迪斯和叶舒惠。至于秘书则是来自丹绒区团团长陈劲达胜出,陈劲达也是“突破派”人马。他以48张得票出任该职,他的对手,即行政议员佳日星助理魏子森得票则是38张。

本届改选共有110名合格投票区团代表,出席者为86人,占总人数78%,出席率比上届改选多。上届改选拥有117名代表,出席者只有66名,占总人数的70%。这次改选的议长为黄俊利,选举官为梁爱仪。出席的社青团中委有张聒翔、陈泓宾和黄家和。

黄伟益:勿当应声虫 应勇于问责母体

卸任团长黄伟益强调,社青团是行动党重要臂膀,一旦发现母体或领袖犯错,就必须勇于问责,并提出适当纠正,期政党做得更好。他促请社青团勿成为母体的应声虫。

他也说,州内大部分社青团区团皆面对资金不足问题,甚至连槟州社青团也面对类似问题。他们向槟行动党申请拨款被拒后,于去年10月办筹款资金晚宴。“虽然如此,但我们并没因此而放慢脚步,其中我们还办‘青年市议员计划’,共有10名党员成功完成长达10个月计划。”

同时,他透露,他与卸任秘书孙意志在这次改选中接获投诉,指其中一区团所提呈的候选人与区团会议中议决人选有别。他认为这是一个严重指控,社青团总团必须尽快协助中央纪委会成员调查,并采取行动。

社青团首开先河 候选人发表5分钟宣言

槟行动党社青团首开先河让竞选团长候选人上台发表5分钟竞选宣言!

该团周六下午进行三年一次的改选,改选主题为“青年是未来的力量”。2名团长候选人沈志强与胡佑强受邀上台发表5分钟竞选宣言。

沈志强在发表宣言时指出,行动党就是一个可依可靠的品牌,同时还是年轻人的“避风港”。年轻人在遇到问题时,包括被政府打压、被公司打压等,他们第一时间就会寻找行动党支援。

另外,胡佑强则开玩笑的表示槟州有竞选,才会吸引全国总团长张聒翔与秘书陈泓宾等领袖的关注,出席槟州社青团此次改选。他强调这是一个“友谊”之竞选,无论谁胜都会归队。社青团从不分彼此。

张聒翔在致词时吁请全国社青团向选举委员会施压,要他们到各处去为尚未登记成为合格选民的新选民做登记任务。他解释,对于选委会不委政党选民登记助理,他之前曾代表社青团到该会提呈备忘录表达不满。惟,选委会却回应该会需要2年时间进行技术上改革。

他说,选委会的回复让他感觉该会在阻止反对党为合格选民做登记。 “自选委会不允许委政党选民登记助理后,却让国阵成员党的特别事务局(JASA)官员、村长、县市议员等官委官员进行合格选民登记。我认为现在正是时候,全国社青团必须提呈备忘录给选委会,要求他们委派队伍四处去为合格选民进行登记。”

他强调,社青团主要用意是要帮助选委会增加更多合格选民。同时,他曾建议选委会设立自动机制,让所有适龄的合格选民,自动成为新选民。但,选委会却表示设立自动机制必须修改国家宪法。他说,选委会种种推搪,导致很多年轻人都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登记成为新选民,为此社青团必须为年轻人做一些工作。

张聒翔:继续广招年轻人入党 卸任不代表任务结束

- Advertisement -

张聒翔指出,已卸任的社青团理事,并非任务已结束,他们仍需要为年轻人而努力,他们必须广招更多年轻人加入行动党。

他说,已卸任理事的斗争还没到来到终点;新任理事则必须传达年轻人心声,包括于政党内和国会。竞选并非分裂,他希望大家一团和气归队。他以社青团总团之前的改选为一个例子,他的竞争对手即现任国际事务秘书黄家和与副财政黄伟益在改选之后仍与他合作无间,他们不曾因为“竞争”而分彼此。

张聒翔也指国阵双重标准,他们允许自己遴选出来的年轻人进入国会,但却不允许其他的年轻人到国会大厦外进行和平纠察。他说,净选盟4.0大集会之后,马华发表不少谈话指行动党趁机制造年轻人仇恨。“如今马华已不获选民支持,那么他们必须了解自己所存在着的问题,他们已无法为年轻人发声。”